紅網郴州站12月20日訊(分站記者 陳莉)近日,湖南經視《越策越開心》推出了“方言聽寫大會”系列節目,將湖南14個地州市方言搬上舞臺,其中郴州方言詞彙引發參賽選手的新一輪猜謎游戲,節目播出後,更引起觀眾、網友和市民的熱議。
  主持人汪涵感嘆“郴州話最難懂”
  
  “灑達皂負咩為期,興赴莫赴?”(嘉禾話諧音,意為“我和他去買東西,你去不去?”)
  “鍋匝耐勃一身滴勒勒,身上總是滾泡地。”(郴州話諧音,意為“這個男孩子一身肥肉,身上總是很熱)
  “‘我嘖洗翻樹桑低嘰嘰牙。’‘我不洗翻,嘈死人嘮,我洗翻路桑爬滴馬米子。’”(郴州話諧音,意為“我喜歡樹上的知了。”“我不喜歡,吵死啦,我喜歡路上爬的螞蟻。”)
  “我姐姐帶起毛毛到他嘎娘屋裡頭克嘮。”(郴州話諧音,意為“我姐姐帶著小孩去她婆婆家了。”)
  “我叔叔好洗翻噌噻,克啦里都要擺格。”(郴州話諧音,意為“我叔叔好喜歡出風頭,到哪都要擺闊氣。”)
  在已播出的7期方言聽寫大會節目中,郴州方言發言人說出了以上5句郴州方言,分別考“灑”“勒勒”“馬米子”“嘎娘”“擺格”的意思。題目一齣,5位選手或一臉茫然,或紛紛搖頭,連蒙帶猜也只有‘馬米子’一題全場答對。一位選手錶示,聽郴州話,感覺發言人是在說韓語。
  就連主持人汪涵看到要考郴州方言,也忍不住感嘆:“郴州話,最難懂。”
   傳承方言與普及普通話不矛盾
  
  據瞭解,郴州方言分三大塊:一塊是郴州官話,包括老郴縣的城關話,以市區話為代表,屬西南官話,與四川、雲貴方言比較接近;一塊是資興、永興、安仁、汝城、桂東的方言,屬贛客方言;還有一塊是桂陽、臨武、宜章、嘉禾的土話,屬雙語區,是一種混合方言;郴州官話與現代普通話比較接近,相對易懂,湘南土話和贛客方言保留了許多古語,難懂。
  湖南師範大學博士生導師彭澤潤認為,郴州是官話和土話雙方言區。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會說土話,一般都說官話。“土話太複雜了,幾乎每個村土話都不一樣,互相之間無法交流。有些地方的土話是早期漢語的殘留,也有可能是當時本地少數民族語言的殘留,非常珍貴。”
  湘南學院中文系副教授沈桂麗表示,隨著普通話的普及,公共場所使用普通話越來越普遍,但是說方言並不與普及普通話相矛盾,兩者可以兼具。“方言作為地域文化、情感維繫的重要載體,應該提倡和鼓勵小孩學習方言,在家庭和生活中說方言。同時,文化部門要加強對方言文化的研究,做好方言的錄音和記音工作,將方言文化保護與傳承好。”  (原標題:“方言聽寫大會”:郴州方言真難懂)
創作者介紹

ivqejktrexmn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