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本報記者王鬥鬥
  王金奎對面坐一姑娘,嚯,大冬天穿條超短裙,耳朵上大墜子blingbling直閃,塗個大紅嘴唇,說是“顯成熟”。
  “哥啊,太累的活,我乾不來。”
  “你能幹嘛活?”
  “不累人還賺得多唄!”
  “那沒戲。”
  “那哥,你說咋辦,我都聽你的。”
  王金奎遞給姑娘一表格:“有嘛特長、嘛要求,都填上,回去等我電話。”
  “大紅唇”初到小孫莊,準備租間房,房主告訴她,租房前得去趟警務室,辦理暫住手續。姑娘起初不樂意,可沒想到,民警竟能幫她找工作。
  姑娘臨要走,王金奎扔給她一句話:“不能怕吃苦!”
  不多久,警務室又來一小伙兒。
  “你是金奎大哥?”
  “嗯。”
  一聽找對人,小伙兒嘩啦啦從褲子里掏出一塑料袋,打開裡面是十幾張大票兒,“我身上就這些錢,我媽非要給我縫褲子里,怕掉了,沒事還讓我用手捂著。”小伙兒紅著臉,“村裡都說大哥能幫忙找工作,能先幫我找個落腳的地兒嗎?”
  小伙兒找的王金奎,是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王穩莊派出所民警。這幾年,王金奎負責的小孫莊警務室每天都要接待不少人,他們多數初來乍到,臉上帶著迷惑和不安。
  小孫莊的清晨,來得比其他地方都要早。瓦工、電工、木工,會從早上四五點開始,把這叫醒。這裡離雲集眾多跨國公司的西青開發區只有幾公里,幾千名外來務工人員居住在這兒。
  幾年前,小孫莊刑事、治安案件高發,九成案件和流動人口相關。王金奎投了大量精力,他迫切想找個法子,控制發案數。
  一天夜裡,他夢裡靈光一閃,猛地醒來,拿出紙筆,將點子記了下來:“房子,租房人,詳細登記,發現問題,逐一解決……”
  他琢磨,外地人來這兒先得有房子住。他們來這兒都是想掙錢。沒事幹,才會走歪門邪道。
  王金奎從警12年,一直負責小孫莊轄區,和村民再熟悉不過。第二天,他挨家挨戶敲村民的門。他讓村民租房前,帶著租房人來辦暫住手續。“不知道人家啥身份,就把房租出去,容易惹麻煩。”
  每次登記,王金奎都刨根問底:“來小孫莊做嘛?”“是探親訪友,還是找工作?”“想要多少薪金?”“需要多大店面?”“想在哪個位置?”……
  從技術到意向,從學歷到經歷,王金奎為流動人口一一建檔,記得倍兒細。他發現,多數流動人口,都是奔著開發區跨國公司來的,而開發區招工數量有限,大部分人找不到工作。而小孫莊轄區,有著200多家企業,因為都是家庭式小作坊,面臨著招工難。用了半個月,王金奎走訪了轄區所有企業,把他們的用工需求,一一記錄,單獨成冊。兩個簿冊,一需一求,形成比對。
  河北小孟,25歲,來小孫莊投奔老鄉,到了才發現老鄉有事回了老家,不再回來。小孟人生地不熟,不甘心就此回家。
  “你想幹嘛工作,有嘛特長?”王金奎問。
  “沒啥特長,就是有力氣,幫我介紹個出力的、多掙錢的。”
  王金奎翻出企業冊子比對,正好,有一個釘子廠,純體力活,掙錢不少。他把小孟介紹過去,老闆聽說是金奎介紹的,痛快收下。
  介紹的多了,王金奎也積攢了不少經驗。哪幾個地域的人性格反衝,乾不到一塊去,哪幾個地方的人適合老鄉帶老鄉,他都一套套的。
  “咱介紹的人,必須融入到人家企業里,不能到那亂攪和,耽誤人家賺錢。”王金奎嘻嘻一笑,嘴角一彎,“不然,人家下次不敢讓我介紹了。”
  幾年來,王金奎先後為30多家企業推薦了800多名外來務工人員。小孫莊可控性犯罪發案數逐年下降。而這種“免費中介”模式,也正在被西青更多社區派出所採用……
  今年10月,王金奎被評為全國公安機關愛民模範。
  記者問他的從警體會。他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就是,看到和堅持。當你看到別人的問題,你得去幫助他。當你看到他不如你,不能視而不見。這個‘幫’,不是一時的,而是一直要做。”
  (原標題:民警王金奎和他的“免費中介”)
創作者介紹

ivqejktrexmn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